天天都是萬聖節

在試做網摘中。

非正式的post,看到的,請多多包涵。

中秋.燈籠.鬆弛熊

故事是這樣的。
上星期,終於有一天比較早下班,所以有機會稍稍逛一點街才回家晚飯,卻讓我在文具店看到了傳統的手紮燈籠材料包,才$12一份,於是就二話不說的買下了!
嘩!居然有這樣的紙紮燈籠材料包賣,連燈穗及蠟燭托都有!(反而欠繩子及木棒,但這兩樣易找) 只售港幣12元,抵!(希望玻璃紙夠用)做楊桃好嗎?^ - ^

看!除了藤枝、紮藤用的紗紙、玻璃紙外,連燈穗及蠟燭托都有!(反而欠繩子及木棒,但這兩樣易找)
DIY燈籠材料包

於是,昨晚迎月夜,就終於「的起心肝」動手了!
看著參考圖,及紅色的玻璃紙,本來是打算也跟著造個楊桃之類(感覺結構比較牢固)的,但藤枝只得120吋,試著繞了幾個圈圈後,發現這楊桃將會小得可憐(但玻璃紙好大張啊),就唯有放棄。
 
試弄了兩個大圓圈。
外框
看著看著,不如就……
 
Read more »

城大學生請注意,南山邨並不是校園範圍!

我的老家在南山邨,基本上,我每晚下班後都會回老家晚飯,今晚也不例外。
今天晚上九時許,在回老家的路上,隔著一條馬路已聽到遠處傳到一大群人在大聲吼叫,
「噓!噓!噓!噓!噓!噓!噓!」
嚇得我膽戰心驚,差點以為是有黑幫聚集,快要開片了!
一望,原來是有四、五十名,身穿不同淨色Tee的年輕男女聚在南山邨平台入口的空地,到我走近時,只見他們分成兩幫似在對戰,嘴裡則在同聲喊著聽不清的口號,噪音驚天動地,歷時足有兩分鐘。
原來是城大Ocamp的人!
Read more »

二十三年的奇遇

今年六四的燭光晚會,有一點奇遇,覺得頗值得記下,所以儘管疏blog已久,也要提起精神寫一下。

今天的六月四日是星期一、工作天。本來約好朋友七時半在銅鑼灣集合的,但當列車到了油塘站時,有一位坐電動輪椅的青年進了車廂,但後面的輔助輪卡在月台,我就很自然的幫忙推了一把。原來他們一行三人(另外兩位輪椅青年在另一卡車廂),都是去維園參加六四晚會的!我這個時候,已感動到不得了,忙不迭在twitter跟大家講!

然後到鰂魚涌站時,他突然說要轉車,當正在忙亂中、在盤算該不該找網友幫忙一起照顧他們的我,就不知就裡的協助推他出車廂(但其實該在北角站轉),到醒覺時,車門已關,我們就跟另外兩位朋友仔分開了。笨笨的我,唯有跟他說,也許天意想製造機會給我跟他相處久一點,談多一點吧。 :D

我不知大家看到我上面說“感動到不得了”時,會否覺得我誇張。
其實,形容他們是輪椅青年,是不夠清楚的,因為他們應該是痙攣人士;而用的、又是比一般重型的電動輪椅。(各位看倌、尤其是當事人們,如果你看了我這篇blog,覺得我遣詞用字不夠得體有禮,實在還請多多包涵。)

原來,他今年是第二年參加六四燭光晚會,我問為何之前不參加?他說,因為上年他才剛滿十八歲、才終於有獨自離開宿舍出外的自由行動權,所以今年是第二年。
不過,他們可能待到八時許就要離開,要趕回去。(只能留這麼短時間你們也要不辭勞苦的過海?我無言。)
我問,那你會參加七一遊行嗎?他說會。
我又問,這麼辛苦,為何還要參加?七一的天氣是這麼熱,你吃得消嗎?(他這晚出來,連水也沒帶一樽。)
他說要珍惜這些機會,將來說不定很快就會被人拉(拘捕)了。
我大驚,忙問,怎麼會?他說這不希奇吧,你沒聽過網絡廿三條嗎?
我當然有,但,你是常常改圖那些人嗎?怎麼會這麼擔心?
他說不是,但是這些法例不是在越縮越緊嗎?再這樣下去,任何人都很客易被捕啊!
他,19歲,身體有缺陷,生活比我們過得吃力,卻是如此關心時事,清晰的思考著這些問題!

好不容易,轉錯車的我們,終於到達人山人海的天后站,也重遇另外兩位同伴。
在等候地鐵職員幫忙他們用機器逐一送他們到出口時(他們稱那個機器做怪獸車),他們不要我陪伴,趕我走了。
當然,他們其實是不想我因為陪他們而遲到晚會,他們就是如此的莊敬自強,瀟洒大方。
看!我有做了好事,幫了別人嗎?
我看沒有,我反倒是給上了寶貴的一課了。 :D

Tiananmen Mother
(插畫師:WaiMan Tsang
Read more »

重口味的是唐太而不是唐英年好不好?

突然想起這一個“秒殺”式的故事:(十八禁)

通宵小巴上,有一對情侶在不斷爭吵,
女的不斷罵男的是仆街,而男的則罵女的是死八婆。
15分鐘後,男的終於忍不住,開始爆粗。
男:「講極都唔明,正臭x!」
然後,女的冷靜地回了一句:「臭你又舐?」
當下全車靜默,沒人作聲,司機減速駕駛。(來源

今天晚上,在facebook,我寫了這段:
Read more »